鸽子精喵酱

写肉是为了掩饰文笔烂
偶尔有同人掉落
萌新文手 请多指教

儿童节快乐

#这才应该是成年人的儿童节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只收到了一份儿童节礼物

#这份礼物还是我死缠烂打才跟基友要出来的

#只有二百个字嫌麻烦就别点了因为真的特别非常无敌短

花开并蒂

#前排艾特点文小姐姐@☼ggg 
#我更新了!没想到吧
#开学了就开始稳定更新了 我可能跟其他人不太一样...
#放假期间沉迷游戏根本想不起来脆皮鸭
#五百年都写不完点文系列
#骨科年上
#宿舍没电 链接先戳评论 过两天弄成方便一点的

痞子x奶狗

#我更新了!我居然更新了可喜可贺

#点文全写 这是第一篇

#写完才意识到没怎么写窗台

#而且我可能理会错了这个cp的精髓 可能小姐姐想看强迫

#上一条也是写完才意识到的 所以 我不改

#圈一下点这篇的小姐姐 @墨笑璇 

开车五分钟 铺垫两小时

500fo致谢!开点文!

怎么就500fo了?我是谁我在哪?

开点文致谢 只写车 写明攻受属性喜欢的姿势和play

同人也可以 yys/全职/龙族/魔道/天官

古风写的很迷因为压根就不会写 慎点

零评自杀

如果少 而且我提前擦完我家厨房 全写

【鬼使黑白】那个人说他是我的哥哥

#鬼使黑x鬼使白

#清水

#分割线怎么搞啊完全不会啊


        那个人说他是我的哥哥。

       可能是吧,毕竟我没有生前的记忆,虽说多个哥哥没什么坏处,可是这种事,谁说的准呢。

       鬼使是不能拥有记忆的,生前经历的人和事,会影响我们的好恶,而我们恰巧做的是没有感情的工作。“引领灵魂”。大家都这样讲,其实这工作只不过是抹掉一个人生前留下的最后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完成遗愿,化解怨恨”这种旁人看来无比庄重的事情也仅仅是我日复一日的工作。这样说起来的话,生活也是很无聊的吧。

  我想要找回最后属于我的那一点东西。成为鬼差非我意愿,世上死者多如牛毛,孟婆每天卖出去的汤足够养活一池睡莲,为何偏偏我未再次堕入轮回?阎魔大人对这问题笑而不语,判官也只在私下告诉我迟早会知道的,随即就被阎魔大人笑嘻嘻的叫走“加班”。判官这人向来应付不了阎魔大人的调笑,罢了罢了,今日算我欠他一个人情,改日请他喝酒。

  今日的工作遇到了麻烦,有个亡魂无论如何都不想前往冥府,除非我能完成他生前的愿望,愿望完成后他愿意做任何事。“既然这样,正好你一直想要找回记忆,那就让他成为你的继任吧。”阎魔大人说这话时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大人不会捉弄我的...吧?不过大人既然说了,我没有理由拒绝,何况这是我一直想要的机会。

       他的愿望很简单,想要知道自己的弟弟过得好不好。按理说这种愿望是不好实现的,很多亡魂完全忘记了最后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全部特征,只记得零星的片段,有些甚至什么都忘记了,只有在再见到那人时才会有熟悉感。因着这些,许多人的遗愿尚未实现自己就已放弃入了轮回。他则很奇怪,见我的第一面就告诉我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过得很好了,现在他可以跟我走了。就这样吗?其他鬼差束手无策的人,见我之后立刻就决定了要跟我离开,我甚至连话都没说。是自己跟他弟弟感觉很像吗,这样胡思乱想着带他回了冥府,要领他见过阎魔大人,熟悉工作环境之后我才算是正式的结束了工作。其他鬼差都劝我少做这些多余的事情,能领他回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之前的继任者哪个不是自己跌跌撞撞找来万事都摸索着来的。我笑了笑没说话,心里也有点奇怪,为什么会不自觉的对他好呢。

       “弟弟!”为什么,为什么他还保留着记忆,为什么他会叫我弟弟,为什么我会选择留下来。那日跟阎魔大人提出要同他一起工作时连我自己都惊讶,阎魔大人到是没什么反应,一脸理所应当的转向判官:“我早就说嘛他肯定不会走的。”“弟弟!在想什么啊一副苦瓜脸的样子,还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吧。”他总是提到“以前”,我哪有什么“以前”,遇到阎魔大人便是我所知道的一切的开端了,再之前,我的记忆一片空白。总是叫我弟弟也让我有些困惑,我并不认识他啊。所有鬼差都被消除了生前的记忆,唯有他是个例外,所以阎魔大人才准许了我们两人一组结伴行动,独来独往惯了,突然有个搭档倒也不坏,何况他也是我带来的,这样想着就答应了。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想给自己一记无常夺命,每天被自己不认识的人叫弟弟多少还是有点不耐烦的。说到底,我并不认识你吧。

       沟通失败了,今天好好跟他讲不要再跟我叫“弟弟”,没有丝毫的作用。扪心自问,我大概是愿意的吧,他身上有种感觉让我不自觉的怀念,总让我觉得...亲切,就好像我们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一样,平日里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今早我只是皱了皱眉他便觉察到了,问我是不是昨日消耗太多今天有些累。这种默契只有熟识多年的人才会有吧。可能他真的是我哥哥,可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记忆全都不在了啊,就连自己是谁都不太清楚,只能这样回应你的关心,对不起。

       他不适合这份工作,冲动又散漫,遇事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险些被他搞砸工作。问起来还理直气壮:“我怕你受伤。”我怎么可能受伤呢,有那么详细周密的工作计划,你不捣乱我就绝不会受伤。偏偏他那副“你最重要”的样子又让人没办法生气起来,故意板着脸想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没一会就笑嘻嘻的凑过来做鬼脸讲笑话逗我开心让我别生气了。要是真的生气了才不会让你拿我小白团子捏来捏去呢,哼。

       “你在干什么!”铺天盖地的红刺得人眼睛痛,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不是我的。鬼使黑他,在我将要被命中的最后一刻冲过来替我挡了刀。汩汩的鲜血从他身体里流出带走他残存的生命力。已死之人是不会再次死亡的,受伤太多就会魂飞魄散,如果那样消逝,怕是阎魔大人都无法复还一个人。这样想着抱他抱得更紧,什么人啊,还像以前一样,有什么坏事难事只会一个人往前冲,事后还满不在乎的告诉我哥哥就是应该为弟弟拼上一切,完全不顾我有多难受。

       我终于在鬼使黑将要魂飞魄散的时刻想起了以前的一切,儿时家境贫困,母亲早已改嫁,父亲自母亲走后就开始酗酒,没钱喝酒打人,喝醉了打人,就连喝的不尽兴也要打人。在外面他不敢滋事,只敢回来殴打我和哥哥,我们兄弟二人年纪尚小无法反抗,哥哥想要保护我也有心无力,他能做的全部也仅仅是挨打时挡在我前面替我分担一些。父亲打累了去休息,我们两个就凑在一起给对方上药。那时我们明明约定过要一起好好活下去的,可是我食言了。一场高热夺走了我活下去的全部希望,我们连平日用的伤药都是别人看我们可怜拿给我们的,怎么可能有钱看病,父亲的酒钱却是没断过,哥哥便动了心思,却被发现了。一顿好打,雪上加霜。再后来,我成为鬼差,又遇到了哥哥。那天算我们走运,援兵来的很快,他及时得到了治疗,我也免于再次失去亲人之苦。

      哥哥醒来第一句话是说:“我临死前杀了他。”他没说是谁,我们二人心知肚明。而我成为鬼差,确确实实是我自己的选择。“想要再次见到哥哥。”弥留之际我是这样想的。太过强烈的执念让我并未在死后堕入轮回,原来一切都顺理成章,我终究是要与你见面的。

       “哥哥”

首无

# “*”部分为首无传记

#无cp

#清水

       我是从来不会迷路的信使。

       我的方向感很好,无论是多么偏僻多么漫长的路途,我都不曾迷路。

       可我忘记了很多事情。从前的记忆全部模糊不清,仿佛只有见到那位大人后的人生才是属于我的。我孤身一人在山间生活了很多年,第一次见到除我以外的活人就是这位大人。大人清贫却温柔,知道我失去记忆无家可归后就带我回了他的居所。对了,忘记告诉你们,那位大人名叫晴明。

    “可能是因为伤到了头部所以记忆受损吧。”每次我问晴明大人我为何之前的记忆模糊不清时他都这样回答我。大概是这样吧,我的头的确有伤,大部分时间我都要提着它走,不然它会迷路。提着它也不老实,总想从我手中挣开。渐渐的,我琢磨出了新玩法,无聊时就会把头抛来抛去。时间久了我便也不再追问如何恢复记忆,反正现在有大人有同伴,大家嬉笑着闹成一团的日子开心得很。鲤鱼精和椒图终日泡在水里,总能见河童状似不经意间路过她们身边,之后由一句问候顺理成章的加入谈话。三尾姐姐美貌凌厉,纵使打理自己时也让人觉得她指尖都染着血。山兔永远都骑着山蛙满平安京的跑,山蛙腿短跑不快,她倒也不嫌,依旧捧场大喊着“好快”。我有时也会把头抛来抛去逗他们发笑。将军大部分时间是不参与我们的,只是偶尔会合上扇子走过来打趣几句。

       我又在跟大人叫将军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称呼叫的格外顺口,几次叫错后大人也就默许了这个称呼,伙伴们也已习惯了我这个奇怪的叫法,这样想来,唯一觉得这样不对的反倒是我。脑海里总觉得将军应当是个我之前就认识的人,偏偏什么都记不起来,只能感觉到他应该同现在晴明大人对我一样好。也努力克制过自己,可面对大人,“将军”二字总会不自觉溜出嘴边,大人不恼旁人不怪,我再纠结下去反而显得矫情、便这样时而“大人”时而“将军”的叫了下去。

        我知道大人捡我回来是要我做事的,我乐意做这些,每次有战斗大人也都会派我上场,看到收获大人总是欣喜的,可看我们的笑容里总是有些无奈。是捡来的孩子不够好吗?我总这样想着。在寮里的这段时间我也渐渐明白了那日我被捡到并不是偶然,大人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我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大人可以变得更强,我们能有吃有穿的活下来。

       时日一久我也憋不住那点好奇心,一场战斗结束后我吐露了自己的疑惑,大人沉默了一会儿,替我擦擦脸上未干的血迹,温柔的笑着:“不是的,你们就很好。”我用力的点头,心里想着“他说谎了”。他看向别家寮里那些闪闪发光完美无缺的孩子的时候,眼底的艳羡无论如何也抹不去。

       既然这样,那我就变得更强让将军开心吧。我开始捡同类带回来吃掉。说吃掉也不确切,我所做的更像是在养蛊。同类厮杀,活下来的就能得到其他人的能力与记忆。那时候的每个晚上我都饱受煎熬,我吃掉我,之后就会有一个新的我诞生,可能是同类的原故吧,即使赢了,败者的痛苦也会反馈到自己身上,每一个招式都像是亲手打到自己身上一样尖锐。也不重要了,毕竟我可以变强,变强之后大人就会开心。

       慢慢的,我越来越强,强到打败了见过的所有阴阳师。大人的笑容变多了,可他的无奈没有一丝减少,就连我把头拿下来抛来抛去这样百试百灵的逗趣手段也没改变分毫。为什么呢,我明明已经是最强的孩子了啊,为什么不会变得更加高兴呢,我做的还不够吗。疑问堆砌成不安,夜晚的不安更加剧烈,原来精神上的痛苦真的可以这样浓重啊。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不惜一切变强的时候,咬着牙坚持着劝说自己明天都会变好。

       那是第多少个“明天”呢?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大人回来的格外早,站在庭院里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这时我才注意到他身后那个怯生生扯着他衣角的孩子。闪闪发光,完美无缺。大人终于找到了这样一个孩子,这样大人就可以永远开心了吧,真好。

       将军告诉我们,这孩子叫“妖刀姬”,要我们多多照顾她。我们教会她许多战斗技巧,口粮也总给她多留一份。她变成了大人最常派上场的孩子,这样的环境下她长得飞快,能力越来越强,马上就可以超过我。终于有一天,大人在她身上花光了自己的全部家当。

       从那天开始,寮里的伙伴开始变少了,我们隐隐约约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却没一个人肯去确认。三天前鲤鱼精和河童失踪,也许他们只是私奔了吧,也好,也算是终于能在一起。今天三尾姐姐不见了,她大概是跟随将军最久的人了吧,我的不少战斗技巧还是她教给我的。大家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下一个被叫走不见的就是自己。留下的人愈发沉默寡言,仿佛不发出声响就可以不被注意。寮里死气沉沉,那些其乐融融的日子仿佛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

       终于有一天,将军带我去了那间小屋子,我看到屋里的妖刀姬,居然只想嘱咐她几句话,要她别因为自己的失误让大人受伤。我对她絮絮叨叨,这个脾气不好的小姑娘出乎意料的没嫌我烦。说完最后要交代给她的事情,大人反而比我还要难受,红着眼眶很认真的叫了我的名字:“首无,对不起。”他从未叫过我的名字,我也从未想过自己叫什么名字,或者说,我是否有名字。本该为此高兴的,我却在这个时候可悲的回忆起了自己那段不值一提的记忆。

       *“战火纷飞的时代里,好男儿必须为家国而战。我义无反顾地投身战争,成为了军队的信使。我的方向感总是帮我快速地找到送信的目的地,将领们很快就记住了我——一个不会迷路的可靠信使。

       于是我送信的内容,从普通士兵的家书,渐渐变成了军队的文书,甚至紧急的战报。

       这是对我最高的奖赏。

       将军说,只要我的信及时送到,我们的军队将无往不利。

       于是我不停地奔跑着,奔跑着,奔跑着。

       可是为什么,我如此卖力地奔跑,我们还是输掉了战争?为什么,送对了地方的信,内容却不对? 

       啊!!!!!

       延误了战机,就必须有人负起责任。我被赶出了军营。”

       之后,我提着自己的头四处游荡了许久,久到忘记自己的名字,忘记自己的故事。再后来,我遇到了晴明大人,他能让我想起当初看重我的将军,而现在的他,与当年为了军纪不得不将我斩首的将军也没有什么不同。

       两次都能为敬重之人而死,我已足够幸运。

       那么,再见啦,我的将军,我的晴明大人。

成年快乐

#跨年车

#上班族x学生

#“十八岁了可以做点成年人做的事了”

点❤我❤上❤车

【翔江】别动我尾巴

#兔子翔x暹罗猫江

#激情开车

#喝着酒听着乱世巨星写的 如果读起来很诡异一定是bgm的锅

#年纪大了肾不行了 肉越来越不好吃

#今年不会再有同人了 实在是很怕ooc了

今天的喵酱也在酒驾

【翔江】一次失败的分手

#聊天体 清水

#孙翔x江波涛

#没有多甜 肯定不虐

       江波涛在我眼中属于那种稳中带皮的,孙翔有点大孩子的感觉,认真讨论事情的时候也能不自觉的放飞一下的那种。这对cp应该挺冷的吧,突然发现意外的好吃。聊天记录借用了一部分自己分手时的对话【具体哪部分自己猜 猜对了没奖】

      食用愉快

点❤我❤看❤喵❤酱❤直❤男❤审❤美

【喻黄】倒垃圾引发的惨案(上)

#只有车头我就敢发

#喻黄

#文笔欠佳 如果发生ooc一定要提醒我 我改

张嘴吃肉